-NO DATE-

超杂食,悄悄丟脑洞和粮

-Road To LIGHT- The prologue

*想稍微记录下自己的游戏经历,于是有了这些。




*不定期连载大长篇,什么时候A什么时候end。




*名字致敬road to dragon,这也是个好游戏欢迎大家来玩。




*含私设、二设,请以官方资料为准。




*会有些许剧透或不看R卡不懂梗。




*个人杂食,有战士x大小姐取向,这系列里会表露比较多。




以上OK?
















苏醒吧。苏醒吧。我无名的孩子啊。




……………




我将赋予你使命。




…………?…….




我愤怒的火炎将燃烧世界,选出命运的先驱者。




他从黄泉归来之时,便是成为黑暗统治者之刻。




…………….




但是,想要复活于现世必须要有人来引导。




……………….。




你就追随他心之所向,实现他于地上的回归吧。




…………….——




 




****************




 




有光照进碧蓝的玻璃球体,使光滑的表面折射出一个暗紫色的身影。




少女看见,一位抹茶色头发的青年站在她面前,除此之外是无尽的黑暗。青年戴着白手套的双手交叠置于腹上,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,朝着少女微微欠身:“初次见面,大小姐,我是您的侍者布劳。”少女仿佛静止一般,没有动作也没有回应。“圣女大人为您指派了引导先驱者的任务,而我的任务则是辅导您。”“…圣女…大人……”少女终于对对方的话有了反应,却只是如同卡壳的复读机一般机械地重复。




“圣女大人会召唤一些对现世留有依恋的亡魂来到这个世界,而您需要引导这些亡魂在这个世界接受历练,成为圣女大人向现世复仇的力量。”“复…仇…..”“这些亡魂目前所拥有的只有灵魂而已,他们生前拥有的一些东西已经失去了,比如重要的记忆。您可以通过帮助他们恢复记忆来找出他们依恋的症结,圣女大人会给予他们解除症结的力量,使他们变强,成为战力,随后再临于世。”




少女缓慢又轻微地偏头:“亡魂和….记忆….?”




青年破功似得笑出声,走近少女。“抱歉,大小姐才刚被制造出来,要理解这些似乎有些难度,我们慢慢来吧。”




“那么”他在少女面前站定,双手一挥“欢迎来到,unlight的世界!”




 




黑暗被白光吞噬了,连同站在中心的青年与少女一起。




 




 




“大小姐?”




大概是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,被青年抱在手上的少女睁开双眼。她先是看见一抹紫色的领巾,然后是线条流畅的脖子,光滑的下巴——啊,之前自称侍者的布劳正在看着自己。偏着头的布劳扬起笑容:“早上好。”“早上好,布劳。”少女给予回应。




“请您看看前方。”




少女随着布劳一起向前方看去,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石造洋馆。洋馆有着厚重的双开木门和直指天空的尖顶,石砖交错砌成的墙壁未经装饰,壁上开出几扇大窗,木质的窗棂中嵌着玻璃,周围的树林阻挡住了大部分光线,看不清窗内的情形。




“这是圣女大人为您建造的圣女之馆,一切都将从这里开始。”




少女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也没有出声,不知道此时她心里是期待?兴奋?迷茫?还是空无一物呢?




布劳抱着少女走到门前,门被人从内侧打开,是一名白发青年和一名褐发青年。




“欢迎回来,大小姐/小姐。”




他们的着装虽然颜色不同,但是风格都与布劳相似。布劳弯腰将少女放到地上,少女光着脚踩上大理石铺就的地板,稳住身体时裙摆晃动露出了底下的球形关节,啊,这么一看少女的脚踝处也是球形关节。




少女并不是普通含义上的少女,而是有着少女外表的人偶。




布劳从人偶身后绕到前方,后退几步与另外两人并排。“大小姐,请允许我向您介绍,这是我的两位同僚。”




“梅伦,”褐发的男子抬起右手弯到身前向着人偶微微鞠躬示意,抬起头来时右眼眼角的四菱纹饰令人侧目。




“路德。”白发青年变魔术般从身后抓出一枝黄色小花,在人偶面前半蹲,牵过她的手将花茎送入手心。人偶握住花,“谢谢。”,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表示,就连眼眸也只能看见玻璃眼珠折射出单纯的追光,没有任何感情波动。




“我们三人都是遵从圣女大人的指令前来辅佐您的侍者,虽然分工稍有不同,但是同为您的侍者这一点是不变的。”“嘎啊——自我介绍怎么可以忘了大爷我!!!!”




布劳沉稳的声音被飞来的尖叫打断了,一只通体灰色的小生物扑扇着一双薄翼飞到人偶与路德之间。人偶看着眼前快要扑上脸的生物,发出疑问:“……蚊子?”




扇着翅膀的灰色类人形小生物仿佛停顿了一下,随即挥舞着它的细手细腿发出与体积不相符的聒噪声响:“啊——!!!!怎么可以说本大爷是蚊子!!!!大爷我是尖牙妖精!!!妖精!!!!看在你是圣女之子的份上!!!叫我一声弗拉姆大爷我就考虑原谅你!!!!嘎啊”一只白手套抓住弗拉姆,吵闹戛然而止。布劳抱歉地笑笑:“让大小姐见笑了,这是馆内饲养的尖牙妖精,用来补充人手,这只叫弗拉姆。”就算已经身处他人掌握,弗拉姆依旧本性不改“大爷我才不是被饲养的!大爷我是好心看你们人太少才嘎啊”布劳抓着弗拉姆的手又收紧了一点。




“那么,大家都到齐了。”布劳让弗拉姆安分下来之后,继续刚才的谈话。“圣女大人所召唤来的第一位亡魂也早就等在馆里了,他将是您要引导的第一位对象——”




随着布劳的话,侍者散开站在两旁,中间视野空旷的大厅里站着一位站姿笔挺的黑发男性。他身着军服,腰间挂着佩剑,宽大的大衣几乎罩住了他整个人,高檐军帽上饰有十字形的徽章,帽檐下一双锐利的眼睛此时显得有些茫然。似乎是为了掩饰什么,戴着白手套的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。




“我是…艾伯李斯特?”